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市 > 正文

[吉林市] 时间:2020-08-07 08:42:20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部 作者:方治权 点击:196次

(责任编辑:凯丽金)

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了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判决书。再审判决主要内容:一、撤销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冤案虽然昭雪,但一条鲜活的生命早在18年前被定格在18岁的少年。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毛纺厂18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案发仅61天后,法院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说在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呼格案”时,人们只是怀疑呼格吉勒图被错杀了,那么,当呼格吉勒图最终被判无罪的今天,就简直无法想象,当时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呼格吉勒图怀着怎样的心情?不要说是呼格吉勒图的亲人,就是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在这份冤情面前感到巨大的悲痛,同时也感到震惊和恐怖。因为,是不可抗拒的法律,剥夺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因此,如果不对这样的错案深刻反思,找出形成错案的原因,那么,就无法抚平伤痕、阻止新的伤害。冤案昭雪后,追责是无法回避的。而在人们朴素的感情里,往往把追责定义为“冤有头债有主”。虽然这也是抚平伤痕的人之常情,但如果仅限于这种狭隘的情感,可能就会满足于造成这起错案的当事人付出的代价。其实,追责是反思呼格案的切实路径。只有通过对相关当事人的追责,才能还原当时案件审理的过程和细节,找出形成错案的根源。否则,很可能把认错代替纠错,把惩罚当做问题的终结。说实话,呼格案能在18年后有这样一个结果,可以说是有点让人意外的,这应该是当前推进依法治国带给人们的信心。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前提,才能笔者觉得对接下来的追责,不能放松,不能马虎。前文说过,追责不是狭隘的情感驱使,在我伸张这个观点的时候,已经站在与当时审理此案的当事人没有恩怨的立场上,只是希望通过追责,让这些当事人还原当时的办案细节。至于他们应负什么责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形成错案的环节,现在还有没有存在的可能?无论压力或干扰,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是不是还能故伎重演?也就是说,现在司法领域的各种制度,能不能有效的防止这样的错案再次发生?虽然在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后,9年来呼格案一直在复查中,但从结果来看,即使排除疑犯赵志红,呼格案本就疑点重重。在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发现,一是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这就是说,造成这起错案,并非18年前的刑侦技术问题。那么,在这些重要证据都没有落实的情况下,为何案发仅61天后,法院就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要解开其中的“谜团”,最好的路径就是追责。而只有把追责提到抚平受害者伤痕,同时修复司法漏洞,防止重蹈覆辙的认识高度,而不仅仅是落实相关当事人的责任,才能让呼格案的昭雪,在平复死者冤情,安抚死者亲人的同时,在推进依法治国中体现出积极的社会意义。文/知风(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相关内容
  • “这些‘黑车’漫天要价,安全性也不高,但是‘黑车’有时候真能给我们带来便利,要是全部被打击完了,我们没车的只能走路了。”家住霍营附近的李丰无奈地说。
  • 【教育】实行12年义务教育,包括基础教育(小学4年,中学预备班2年,初中3年)和中等教育(3年,相当于我国高中)。高等教育为大学4~5年。2012年,科教预算为亿欧元,占政府总预算的%。2010年,识字率(15岁以上拥有读写能力的人口占其总数)为%。主要高等院校有里斯本大学、科英布拉大学、波尔图大学、里斯本理工大学、米尼奥大学、阿威罗大学、埃武拉大学和国家行政管理学院。近年,全国高等院校、教师及学生数量统计如下:
  • 而回顾1979年以来曾在公共舆论场上被聚焦,并最终得以平冤纠错的十余宗重大案件,不难发现,依赖“真凶落网”或“死者归来”方被曝光的占了很高的比例。举凡湖北佘祥林故意杀人案,云南杜培武故意杀人案,云南陈金昌等抢劫案,辽宁李化伟故意杀人案,广西覃俊虎等抢劫、故意杀人案,河北李久明故意杀人案,海南黄亚全等抢劫案,均为一审法院迫于各方压力,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判处死刑,而二审法院认为疑点太多,发回重审,或留有余地而判处死缓。呼格吉勒图是继湖南的滕兴善之后,第二例被冤杀的普通公民。以上所有案件今天之所以还为人所知,都要拜极小概率的偶然事件所赐——所谓“真凶落网”或“死者归来”,实是冤案苦主们不幸中的万幸。
  • 2013年,连恩青去了台州市中心医院、浙江第一人民医院、上海耳鼻咽喉医院等,检查结果与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基本一致。家人说,连恩青曾告诉他们“医院都是串通好的”。
  • 李雪勤说,《决定》强调,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
  • 山东济南市口腔医院则特别推出节日送健康的拥军新举措:一是在八月份为全市现役军人、复转军人、武警及公安干警实行普通门诊减免挂号费的优惠政策;二是在八一建军节当天对洗牙的现役军人赠送免费洗牙券,各科室还规定要优先安排他们及时就诊;三是组织口腔专家深入部队为官兵义务进行口腔健康查体;四是小儿科免费为部队子女建立口腔保健档案。
  • 3月28-30日,第29届广东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在广州市第六中学举行。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林雄,谢先德、刘人怀、刘焕彬等专家,主办单位相关单位负责人,以及全省各地参赛师生、家长1000多人参加开幕式。
  • 张志宽:北京85%以上的食品和90%以上的药品由外埠甚至国外供应,外地甚至国外发生食品药品安全事件,马上会有市民询问。我们提出“公众安全健康至上”准则。比如,某种食品被检测出铜或铝含量异常,可能对人体造成危害,但国家并没有相关限量或检测方法标准。我们会请食品安全专家委员会进行评估,依据结果采取市场临时控制措施。
  • 精彩推荐
  • 就这样,这个连“县门”都没迈出过的六旬老太太,开始学说普通话,用煤气、马桶,锁门,坐电梯,过马路,买菜……然日复一日,待新鲜感褪去,田成清感到更多的则是孤寂。
  • 小热伊麦的境遇经网络传播后,一些好心人施以援手。13日,北京圆爱单亲家庭服务中心发起人杨雅云和其他几名爱心人士带着爱心捐款来到医院,为孩子支付了后续的医疗费用3.5万元,并将余下的7千多元用于资助她们的生活。
  • 15日已是北国深冬,塞外青城呼和浩特市街头寒风凛冽。8时30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再审法律文书。再审认为原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在场者无不为之动容。作为长期关注此案的一名老记者,我更想与人们分享我看到的李三仁夫妇及其家人的朴实。“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11月20日,内蒙古高院关于呼格吉勒图“流氓杀人案”立案再审的消息一公布,国内外媒体记者蜂拥而至,纷纷要求呼格吉勒图的父母李三仁夫妇接受采访。依照常理,在法院已经立案再审的节骨眼上,李三仁夫妇借助媒体壮壮声势,接受中外记者采访,吐一吐积压多年的不快,绝对不会有人说长道短。可是,老俩口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对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李三仁先表示一下感谢,然后便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至今,李三仁夫妇没有直接接受过外媒记者的采访。法官诧异:“就这点要求?”内蒙古高院对呼格案宣布再审后,由刑三庭庭长孙伟等组成的合议庭于11月25日、12月3日两次开庭听取辩护人的法律意见。因为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已经死亡,根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法院决定采取书面形式审理本案。李三仁夫妇一开始担心书面审理不能给儿子一个公正判决。他们要求法院公开开庭,律师也要求传唤“有关”人员……法院与当事人出现了重大分歧。审理方式一旦改变,一个半月的法定时间能否完成再审?12月2日下午,我焦急地来到李三仁家,做老俩口子的思想工作,劝他们按法院的安排审理……老俩口没有坚持己见,听从了我的建议。3日下午,在第二次开庭中,他们在同意书面审理的意见书上签了字。当天下午,合议庭宣布,12月8日是律师提交辩护词和家长提交诉求的最后时限。12月5日星期五中午,老俩口没有让律师代笔,自己商量着写下了夫妻俩的共同心愿:请求法庭依法公正、公平地判决。那天下午,李三仁挤公交车到法院,把这份“诉求”提交到法官手里。法官王学雷看着这份简单而又饱含期待的诉求眼睛湿润了,他诧异地问:“就这点要求?”……是的,就这点要求,李三仁夫妇已经盼了9年。哥哥:“希望以后不要草率办案”。连日来,有关呼格吉勒图案件的再审消息,不断在各大网站出现。很多网民跟帖要求问责,要求严惩当年的办案人。尚爱云对当年办案人员唯一的气话是:“我不想看见他们!”12月6日晚上,应广东电视台新闻中心《社会纵横》栏目的邀请,我与李三仁以及他家长子昭力格图乘飞机前往广州,第二天在广东电视台演播大厅录制节目。同期参与的还有两位大学教授和一位新闻界人士。节目的主题是依法治国和错案纠正。节目中间,第一次参加节目录制的昭力格图在主持人的追问下,回忆了参加万人公审大会,目睹弟弟被押赴刑场的惨痛记忆……当年,年仅20周岁的昭力格图,瞒着父母独自安葬了弟弟。转眼,时光已经过去十八年。回想起这段惨痛经历,昭力格图仍然泣不成声。但是,善良的父母孕育了善良的子女。节目录制到了尾声,主持人询问昭力格图:如果再审法庭宣判呼格无罪,你的诉求是什么?昭力格图说:“希望公、检、法以后办案不要草率办案。”主持人进一步追问,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了?沉默了好一阵子,昭力格图说:“就这些。”善良的家庭生活简单而快乐昭力格图出生于1975年,是李三仁夫妇的长子;庆格勒图是李家的幼子,现年35岁。昭力格图育有一女,正在小学读书。李三仁夫妇的住宅是当年毛纺大院的拆迁安置房,楼房的建筑面积大约50余平方米。李三仁的退休金每月2000多元,老伴尚爱云的退休金每月1700多元,昭力格图和庆格勒图都没有固定工作,但一家人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李三仁的乐趣是每天牵着小狗蹓跶,老伴尚爱云的工作则是去学校接孙女。5日下午,我陪同广东电视台的记者去李家,不一会儿尚爱云从学校把孙女接回来。她给小孙女拎了一堆儿童食品,孙女边吃边向奶奶撒娇。看到祖孙之间的融融之乐,我顺便询问了一下老俩口的收入。尚爱云毫无保留地把夫妇俩的收入告诉了我。临了,她既疼爱又得意地点着孙女的鼻子说:“我每月1700元,被她零敲碎打的花了一半儿。”李三仁也笑着说,老俩口的工资够大家吃喝用了。看着这对善良的老夫妻,我不由得想:如果不是意外丧子,他们的生活原本是多么简单、多么充实、多么快乐?他们的灵魂深处没有防范、没有算计、也没有怨恨。即使在当下,老俩口乃至他们的两个儿子,也从未失去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与期待。(记者汤计)
  •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